12歲女兒驚見父親收藏色情品 多年後給他寫的一封信

2014 十一月 24日, 星期一 21:47


自鳴思想開通的人會說:「食色性也,男人不色才不正常」、「看看色情雜誌有什麼問題,傷害別人了嗎」等等,雖然大部份都這樣想,但幾乎沒有男性可以在公共場合或在家人孩子面前毫不羞愧地看色情雜誌或電影。

「看色情物品只是個人之事」似乎有道理,但一個女兒給父親的一封公開信能讓你看事情的另一面,或許會徹底打破你一直以來的想法。

這是一個關於將色情資訊當作娛樂的父親、以及一名不安的女兒的故事。或許你自己亦是一名父親,當你的兒女進入反叛的青春期,並且開始不尊重你時,這封信也許亦能給你一點啟發。

由於題材敏感,這封信的女兒沒有署名,只寫著「愛您的、您的女兒」。公開信內容如下:

親愛的父親:

首先我想讓你知道我愛你,並寬恕你對我生命所做的一切。我亦想你清楚知道你沉迷色情對我的生命來說意味什麼。或者你會覺得這只是你的事,或者只是你和媽之間的事,但其實它已對我和我們幾兄弟姊妹影響重大。

我在你電腦找到色情東西時大概12歲左右吧,正在我開始要成長為一個女人的時候。首先,當你嘗試告訴我那些不過是「電影」時,我只感到很虛偽,而你竟然經常用這垃圾來娛樂自己的腦袋。你叫我小心所看的東西對我來說毫無意義。

Like Us on Facebook

因為這些色情物品,我發現原來媽不是唯一一個你會看的女人。我開始注意到當我們要外出時你那雙游走的眼睛。我學會了不信任男人、甚至不喜歡他們看女人的方式。

後來你又試著跟我談話,說我穿的裙子怎樣影響身邊的人,又叫我用內在的看自己的價值。你的行為告訴我,我應該打扮得很漂亮,以及要像那些雜誌封面或色情物品中的郎才能被接納。你跟我講的那些根本無意思,事實上只令我感到憤怒。

我再長大一點時,我身處的文化環境更加強了我裡面的這些想法:你要看來像「她們」才能算得上漂亮。我亦學會了越來越不信任你,因為你所做的跟對我講的完全不一致。我越來越懷疑自己是否能找到一個不只看漂亮的外貌而能夠接受我和愛我的男人。

當我的朋友在場時,我不知道你如何想她們。你是將她們當作我的朋友呢,還是將她們看作你幻想中的漂亮臉蛋﹖照計女孩子無理由要去懷疑那個理應保護她和她生命其他女性的那個男人吧﹖

後來我遇上了一個男人。我第一樣問他的就是他有沒有沉溺色情的問題。我很感謝神他沒有被這種東西抓住。至今我們仍然因為內心深處對男性的不信而飽受困擾。不錯,你觀看色情物品多年後仍然影響著我和丈夫的關係。

如果我可以跟你講一件事,我會說:色情不是單單你個人的事,亦以你所不知道的方式影響著你身邊的每個人。到今天這事仍然影響著我,令我意識到這東西如果深入我們的社會。我很怕有一天我要跟我親愛的兒子講關於色情這貪婪的東西。我要告訴他色情—像大多數的罪一樣——的影響遠遠不止我們幾個人。

像我以上說過的,我已原諒了你。我很感謝神這一方面在我身上的工作,這是隨著時間過去仍然不斷困擾我的一件事。但我亦很感謝神的恩典,以及我的丈夫。我為你能擺脫這東西,亦希望更多因這問題而掙扎的男士能睜開他們的眼睛。

愛您的,您的女兒上

(由於題材的敏感性,這文章以匿名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