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極權臨近香港 許寶強:極權者將人變成獸 | Gospelherald.com

極權臨近香港 許寶強:極權者將人變成獸

2018 十月 10日, 星期三 16:24

許寶強(左一)。(圖:基督日報)
許寶強(左一)。(圖:基督日報)

面對中國政府極權統治,打壓宗教自由,極權是否已臨香港?由公平點、時代論壇於10月9日舉辦的「極權臨近的香港:思考與回應」講座,「流動共學」執委,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許寶強博士在席中,以「回歸人心:從文化經濟學思考」為題,分析香港受權威統治的由來,以及港人走向未來的契機。

權威統治香港由來已久

許寶強從其著作《回歸人心:極權臨近的香港文化經濟學》提出方向性回應大會的主題。

他先從幾個關鍵詞入手,首先指出「極權」(Totalitarian)即是權威的統治,按他理解權威的統治在香港由來有之。

許寶強說:「香港的政治從來都沒有民主或所謂多元化,英國佔領香港過去百多年的歷史一直都是權威統治包括行政主導、假諮詢。 例如最近『土地大辯論』報告仍未出台政府官員已經主張要填海,真正的諮詢應該是收集所信息,然後有系統地整理再坐下討論,建議出可行的方案,現在卻是反其道而行。」

Like Us on Facebook

他自言,過去曾經參加教育界的諮詢委員會,政府首先篩選適合的人選後才可加入,政府派出政策制定者例如發展主任主持,當然有政府更高層的人給予指示,通常一兩個月開一次會議程已定,整個會議是由上到下的。

「所以極權是一種專制不民主的政治體系,其實香港由來已有,今日只是將遮掩威嚴的面紗揭開,以前可能還需要一些語言偽術來裝扮,現在已經越來越不需要這樣做,因為政府覺得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因此我們需要用新的概念來思考。」

有見及此,許寶強提出了「極權臨近」的權是指在權力方面的總體,要求人民百姓各方面的服從,極權有「Total」的意思,來自統治者單向的來源(single source),如果有其他權力來源就會阻擋極權,所以極權政府恐懼有有其他權力的來源。

港人仍有空間保衛人心

不過,許寶強認為,人對不可預知有一種應對的能力,其他動物沒有意志、意慾、興趣投入這種行動,「這種行動就是『政治活動』,政治不是狹義上指投票、選舉、當官,而是一批人願意透過公開、透明、不確定的討論,然後產生我們共同會影響到社會未來及展的方向。」

他又指,這批人來自不同信仰、政治背景,可共同討論出方案,雖然未必達致一個方案,但對極權單一權力要求操作的邏輯完全相反。

對於政府有說人心未回歸,許寶強表示香港人未回歸是未能去到服從單一政權,即所謂「愛黨愛國」的程度,因為香港人喜歡透過集體開放的討論來改變自身和相互影響,這種人心仍未泯滅,「所以我用『臨近』,意思是我們仍有很大的空間保衛這種人心。」

極權者將人變成獸

對於怎樣回應極權的臨近,則先要從根本認識當權者怎樣改造人心。許寶強指,政府試圖將人變成獸,例如灌輸不要阻礙人求財,很多被議員拉布阻礙工程施工導致很多人失業。極權統治下的政府要求人回歸獸性,「一個人如果只為為錢食而生存,這只是為勞動而已,如果香港人被統一向獸性回歸就很可悲。」

許寶強分析極權者改造人心通常透過兩種手段。

他指,第一是「經濟化」, 例如將生兒育女矮化為經濟活動,用金錢衡量養一個兒女要花400萬,日後兒女要掙回這筆錢父母才能回本。

另有社會民間特色的市集也用金錢來計算,忽略其文化藝術的價值。「黃大仙的廟會具有中國傳統特色,例如燈會具有文化、人文交流、美學藝術匯聚一起的特色,並非以金錢來衡量它的價值。」

許寶強又指,極權政府還會改做人心只顧務實,例如要努力讀書,做人要向實際看,將人的一切思考只局限於做不做到,去道德化,但人生有很多不確定性需要透過交流走出未來。

極權者改造人心常用的第二種手段是「謊言統治」,將人變成獸來統一化人性。許寶強直言, 「當謊言說多了時間久了,人就會相信頭痛原來是要醫腳的,房屋問題產生只因沒有土地,而掩蓋了生態環境保育的因素,用謊言統治的關鍵是,人最終會掉進黑暗裡。」

雨傘運動開啟社會思考走向未來

至於用什麼方法來抗衡極權統治?許寶強提出幾個重點。

他表示,第一參我們要參與社會事務,避免獨善其身。第二是凡事要尋根究底,究竟問題在哪裡,避免人云亦云。

許寶強指,2014年9月雨傘運動至今四年,今年的紀念活動參與人數少了,有輿論認為雨傘運動的影響力消失了,該運動是失敗的。

對此我們不要人云亦云。許寶強卻強調:「雨傘運動可貴之處在於這是第一次香港人回歸人心的運動,拒絕人將經濟化只為飲食吃午餐肉,拒絕將人的價值只放置在勞動工作中。79日的佔領是中斷人只是放在勞工的價值裡,因此檢討雨傘運動的價值就能幫助我們找到出路,引領我們走向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