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尼日利亞基督徒滅絕危機:你需要知道的五個事實 | Gospelherald.com

尼日利亞基督徒滅絕危機:你需要知道的五個事實

2019 三月 27日, 星期三 16:40

尼日利亞地圖
尼日利亞地圖

自2019年初以來,尼日利亞已有數百人喪生,數百座房屋被燒毀。這再次引發了人們對尼日利亞中部富拉尼穆斯林牧民和以基督徒為主的農民之間暴力衝突背後真相的質疑。

儘管中部地區遊牧牧民和農民之間的衝突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但從2018年1月以來,尼日利亞中部幾個州的屠殺事件顯著增加。居民被屠殺,社區被夷為平地。

除了被殺害人數似乎不計其數之外,還有約多達30萬人因社區暴力而流離失所。由於相互矛盾的說法,尼日利亞中部地區發生的事情可能會其他國家的人感到困惑。

有一種說法將富拉尼對基督教農民的襲擊定性為「種族滅絕」,這些激進的伊斯蘭牧人希望將基督徒趕出家園。另一種說法認為,這些殺戮只是持續多年衝突的一部分,由於博科聖地叛亂和北部沙漠化導致富拉尼牧民移民增加,這些因素加劇了衝突。

以下是關於尼日利亞富拉尼衝突的五個關鍵事實。

一、 危機的根源是什麼?

Like Us on Facebook

富拉尼穆斯林牧民和基督徒衝突的根源取決於誰問這個問題。

著名維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稱,暴力事件越來越多地被描述為有「宗教性質」(穆斯林富拉尼極端分子與基督教農民之間的衝突),但該組織強調,「土地和其他資源的相互競爭是其核心」。

富拉尼族是非洲西部和中部一個擁有2,000萬多人口的民族。根據全球恐怖指數,只有一小部分富拉尼牧人(極端分子)參與襲擊。牧民們攜帶武器保護牲畜時要跋涉數百英里。

但是在過去的幾年裏,從北部遷移到中部地區的富拉尼人有所增加,而中部地區主要是基督徒社區的農場。一些牛毀壞了莊稼,激怒了農民。

經濟與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編制的2018年全球恐怖主義指數(Global Terrorism Index)寫道,「從本質上講,尼日利亞發生的農牧民暴力圍繞著尼日利亞北部地區不斷惡化的乾旱和土地退化導致的經濟困境展開。」

尼日利亞人權觀察的研究員Anietie Ewang告訴《基督郵報》,導致移民增加的一個因素是氣候變化和尼日利亞日益嚴重的沙漠化。

儘管國際上報道的大部分內容都集中在富拉尼對農業社區犯下的暴行上,但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在2018年12月發布了一份廣泛的研究報告,其中概述了對富拉尼社區和農業社區襲擊的262次採訪,這些採訪記錄了對富拉尼社區和農業社區的襲擊,對富拉尼社區的襲擊可能與對基督教農業社區的襲擊一樣恐怖和致命。

二、有多少人死亡?

儘管估計數字各不相同,但尼日利亞富拉尼牧民和基督徒農民之間的衝突有一點是肯定的:2018年的殺戮人數明顯上升。

2017年的全球恐怖主義指數顯示,2010年至2016年間,富拉尼極端分子在尼日利亞的450宗獨立事件中殺害了約2,827人。

人權觀察通過對可信媒體的監測估計,2018年的衝突雙方至少有1,600人喪生。

總部設在尼日利亞的倡導和研究非政府組織國際公民自由與法治協會(Intersociety for Civil Liberties & The Rule of Law)估計,2018年至少有2,400名基督教農業社區成員被富拉尼極端分子殺害。

據尼日利亞基督教協會(Christian Association of Nigeria)和基督教領袖估計,2018年前六個月,多達6,000名基督徒被激進分子富拉尼殺害。然而,國際社會認為基督教協會(CAN)的估計是沒有根據的。

尼日利亞國際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Nigeria)創辦人埃納達(Stephen Enada)認為,由於缺乏足夠的政府記錄,報告的死亡人數只能被解釋為估計數字。尼日利亞甚至缺少全國人口數字。因為沒有這樣的數據,所以情況非常複雜。他認為,警察和地方政府有時故意降低死亡人數,以防止報復性襲擊。

據國際公民自由與法治協會董事會主席烏米格拉西(Emeka Umeagbalasi)說,一些社區組織和團體有時會出於憤怒做出「未經證實的估計」。

三、基督徒農民在衝突中扮演什麼角色?

國際特赦組織在2018年12月關於富蘭尼農民危機的報告中指出,「衝突雙方越來越多地試圖破壞彼此的生計,牧民放火焚燒農場,農民們在偷牛。」

2018年富拉尼社區成員被農業社區殺害的數據很難準確統計。對富拉尼社區的襲擊過去也發生過,有時和富拉尼極端分子對農業社區的襲擊一樣致命。

據國際特赦組織稱,2017年11月,阿達馬瓦州(Adamawa state)努曼鎮(Numan)富拉尼社區遭遇襲擊,導致80人喪生,其中大多數是婦女和兒童,據懷疑是數十名來自以基督教為主的巴哈馬部落(Bachama tribe)的年輕人所為。

根據2018年全球恐怖指數,2017年,巴哈馬激進分子是尼日利亞第三大致命恐怖組織,僅次於富拉尼極端分子和博科聖地。但是該指數報告說,巴沙馬激進分子只造成30人死亡和4宗襲擊事件。

卡杜納州長最近聲稱2月份有130多名富拉尼被殺,這一說法引發了一場辯論。尼日利亞緊急事務管理局和尼日利亞基督教協會駁斥了這一說法。然而,尼日利亞的Miyetti Allah養牛者協會公布了131名「富拉尼牧民」的名字,據說他們是在卡杜納的卡朱魯當地政府地區被殺的。

Ewang說,「通常情況下,一群憤怒的人會組織起來,因為他們失去了所愛。他們會組織起來,回去實施報複。」

烏米格拉西估計每20宗由富拉尼極端分子發動的襲擊中,只有一起來自一個農業社區的報復性襲擊。

埃納達認為,來自農業社區的報復行為很少見,因為農民通常缺乏一些牧民擁有的武器。「如果有人失去了心愛的人,往往會進行反擊。每個人都有攻擊你的侵略者的潛力。」

四、是宗教因素還是僅僅是「農牧民」之間的衝突?

儘管國際人權組織和尼日利亞聯邦政府將這種情況簡單地描述為「農牧民」沖突,但埃納達和烏米格拉西不同意這樣的說法。

埃納達解釋說,「把尼日利亞的災難性事件簡單化,說成牧人和農民之間的沖突,並不能解決問題。我們需要面對現實,直言不諱。在卡杜納南部,一個村莊幾乎被夷為平地,上周有200多人喪生。」

烏米格拉西還認為,農民和牧民衝突的標簽是「來自聯邦政府的虛假聲明」。

埃納達和埃梅卡都認為,參與襲擊村莊的富拉尼極端分子是伊斯蘭「聖戰分子」,他們已經被激進化,而且想把基督徒趕出城鎮。

但Ewang說,從她的觀點來看,沒有證據表明實施襲擊的富拉尼極端分子是聖戰分子,或者他們的動機是宗教原因。Ewang解釋說,在這些地區,人們常常認為富拉尼牧人是代表總統穆罕默杜·布哈里或伊斯蘭社區的僱傭兵,因為他們殺害基督徒。但確實沒有證據表明這是真的。

五、我們採取了什麼措施來制止這些暴行?

當涉及到衝突時,人們可以達成共識的一件事是,尼日利亞政府和安全部隊沒有採取足夠的行動來追究任何一方中部地帶殺戮和夷為平地的肇事者的責任。

Ewang強調,聯邦政府必須採取更多行動,確保安全部隊有能力提供適當的安全,並逮捕肇事者,在公正的審判中審判他們。儘管缺乏問責制,Ewang指出聯邦和地方政府已經嘗試制定政策解決問題。

雖然一些人認為氣候變化可能是富拉尼向中部地區移民增加的部分原因,但烏米格拉西認為,氣候變化的說法是「尼日利亞中央政府捏造出來的,目的是逃避責任,或者轉移世界對屠殺的注意力。」

研究員Ewang說,政府需要把所有利益攸關方聚集在一起,找到一個所有人都能達成共識的解決方案。她說,建立適當的問責制將確保人們不會「在其他社區發動報復性襲擊後進行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