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耀明牧師公民抗命判罪 陳情書:敲醒世人良知

2019 四月 24日, 星期三 12:03

朱耀明牧師。(圖:柴灣浸信會網站)
朱耀明牧師。(圖:柴灣浸信會網站)

佔中案9名被告今天(4月24日)判刑,「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因一項串謀犯公眾妨擾罪,分別被判囚16個月,戴耀廷及陳健民即時入獄,朱耀明獲緩刑兩年。

關切學生安危數度落淚

回顧佔中案去年11月19日開審,佔中九子年紀最大、75歲的朱耀明每天早上也帶領被告與親友禱告,在庭內接受審訊時不時落淚。

他指,是為了學生的安危而擔憂,作為運動組織者一直以群眾安全至上,亦有責任保護他們,及至運動發展到後期,討論要否退場仍以學生的安全為優先,不願放棄學生。

陳情書自喻敲鐘者

朱耀明對人的關切、社運的熱情流露於長達7千多字的陳情書《敲鐘者言》,該書於4月9日他接受審訊宣判時在庭上讀出,回顧童年故事、教會牧養、香港與民主發展,以及走在最後一里投入雨傘運動的故事等。

他強調,在雨傘運動裡只是「一個敲鐘者,希望發出警號,讓人們知道不幸和災難正在發生,期望喚醒人們的良知,共挽狂瀾」,並且誓言,如仍有氣力必繼續在教會敲鐘、在世上敲鐘、在人心敲鐘。

Like Us on Facebook

童年坎坷 信主服侍基層

朱耀明憶述童年,自幼失怙、失恃,幼時被送回鄉間隨祖母生活,目睹殘酷的土地改革運動,地主不堪凌辱自盡;他自己為生計替人擦鞋飽受歧視。

他並「開始問自己生存的意義是甚麼?」,而在《聖經》約翰福音14章6節「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重燃生命亮光;後苦讀及攻讀神學,立志服侍基層,與弱勢者和窮苦人同行。

堅信教會是擁抱傷痛的群體

朱耀明繼續指,1974年開始到柴灣浸信會服侍,該區是「紅番區」,居民生活、教育、醫療衞生都貧乏。他不單為貧窮者祈禱,更走多一步陪同他們向政府當局申訴。「身為傳道人不能對沒有衣服穿沒有飯吃的人說平平安安地去吧,教會是散播盼望、擁抱傷痛的群體。」在他努力爭取下,東區醫院於1993年成立。

「六四民運」照顧流亡人士

對於香港回歸「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大是大非問題,朱耀明更積極參與。

他指,中英政府於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那年,表達了清晰的信念書,要求「1997年後維持高度自治,市民享有神所賦予的人權、自由,包括言論、出版、結社、集會、出入境、信仰及傳教等自由。」

他認為:「信念基於我們的信仰,每個人都是按照上主的形象被造的;人人應受尊重和保護,我們致力爭取民主,因為民主的理想是自由、平等和博愛。」

朱耀明更指,1989年北京民主運動,中共政權「屠城」結束,大舉追捕異見人士,「我主要照顧流亡的民運人士擁抱苦難者。」

政府眼中沒人民 不能沉默

對於民主運動,朱耀明基於《聖經》,他以阿摩司先知為榜樣,關心公義與公平。他回望香港,特首的選舉仍停留在小圈子的遊戲;2003年「沙士」襲港政府抗疫無方;政府硬推23條立法導致50萬人上街抗議等,認為「政府眼中沒有人民,人民也不信任政府,對於千百般民怨,特首一聲早晨就視而不見。」

朱耀明認為,民主必須多走一步而不再沉默,他於2002年組成「香港民主發展網絡」研究符合基本法要求的政制方案,卻被釋法否定2007和2008的普選。

雨傘運動的故事

朱耀明、戴耀廷、陳健民原定2014年10月1日發起「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惜9月專上學生聯會組織罷課、佔領公民廣場、學生領袖被拘捕、市民守護學生要求即時「佔中」。

朱耀明聲稱,在運動期間積極推動學生和政府對話,可惜政府無意,學生亦不願意再對話,「我憂心忡忡,不得安睡,我們三人多次與陳日君樞機和李柱銘先生一起禱告,求上主保護學生和示威群眾,並祈求上主指引前路。」

9月28日政府施放87枚催淚彈催逼10多萬人上街,因而開展波瀾壯闊的雨傘運動。

朱耀明斷言:「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命種籽已深植人心。這運動原是一場公民覺醒運動,期望每個人都能出來貢獻自己,表示決心,更希望能喚醒官僚的良知。幸福和美好的和平生活,是我們夢寐以求的,也是上主的旨意,我們要踐行在人間。沒有公義,便沒有和平。」

他指,以賽亞書32章17節說明:「公義的果實是平安;公義的效果是平靜和安穩,直到永遠」;詩篇85篇10節亦說:「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

總結陳辭:沒有遺憾

朱耀明在被告欄總結陳辭稱,對於雨傘運動他只是一個敲鐘者,他與戴耀廷和陳健民「沒有後悔,沒有埋怨,沒有憤怒,沒有遺憾、沒有放棄。」 並將自己交託在慈愛、公義的上主手中,願祂的旨意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