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撕裂重創心靈 心理學家倡滑浪理論治療

2019 八月 1日, 星期四 17:21

 

近來香港社會因政見而撕裂。(圖:網絡)
近來香港社會因政見而撕裂。(圖:網絡)

社會撕裂市民出現嚴重心靈創傷,如何處理個人層面建立健康情緒管理?臨床心理學家鄭健榮及湯國鈞在出席香港忠僕事奉中心舉辨的「第三屆香港心靈健康」研討會,分析衝突的根源與治療的方案。

社會撕裂不僅香港

世界衛生組織公佈2020年抑鬱症成為人類頭號殘疾殺手,現時全球有3億人患有抑鬱症。近兩個月香港社會撕裂、人與人之間關係分化情緒顯得暴戾,如何挽救社會撕裂和社區破碎?

臨床心理學家、巴拿巴學院院長鄭健榮指出,社會撕裂與社區破碎不同。社會撕裂是不同群體持不同立場出現極化,社區破碎是重個人和家庭角度來看。

社會撕裂不單在特定的地區,在美國、德國等地方也出現。美國有民間調查指出,美國社會撕裂嚴重,七成人認為現時的撕裂情況比越戰時期還要嚴重,出現種族仇恨;德國是富庶的地方但難民危機造成社會很大撕裂;英國脫歐令到社會分化;法國黃背心事件也是一樣。在這些社會撕裂中,修復傷口需要時間。

Like Us on Facebook

解決衝突五步驟:撕裂根原在哪?

至於如何從個人層面建立健康的情緒管理?鄭健榮提出兩點:第一是盡量恢復未發生事情的生活。例如家人要尊重接納不同的立場;文字交流不要過激;作為朋友聆聽對方的心情;一齊做運動紓解身心;避免長期接受社交媒體有關修例的資訊。

另一方面,尋找解決衝突的方法。鄭健榮引用美國輔導管理學會提出的五步驟,這適用於人際、家庭、國與國的外交層面如中美貿易談判。包括:「確定衝突的根源」、「溝通」、「讓步」、「改變自己」、「確定方案具體執行」。

鄭健榮特別提到,逃犯修例事件的根源是政府的政策失誤,「根源不是問題的本身,因為每個人有自己的意見,最大問題是人彼此堅持自己的立場,拒絕溝通令到爭議極化、衝突升級。」

他又指出,香港出現的連儂牆是一種市民表達聲音的訴求,現時香港人因為修例出現抑鬱高達9.1%,出路是人民的聲音需要被聆聽。

多份報告指港人情緒極差

基督教聯合醫院臨床心理學家、香港大學心理學系榮譽副教授湯國鈞引用多份調查報告指出香港人情緒處於極差狀況。

據世衛在今年初公佈的快樂指數,從2016至2018年內,香港在156國家之中排名76。2014年世衛另一公佈,香港人精神健康狀況極差,精神健康指數低於50。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在6月份進行調查發現,香港人疑似抑鬱症比率從2011年至2014年的1.1%增加至9.1%,即每10個人有1人疑似抑鬱症 。港大學醫學院梁卓偉更以「疫症」來形容精神健康問題。

世界不完美接受人生真相

人的情緒為何低落?湯國鈞解釋,原因在於人的主觀因素,對過去的事情放不低,對人的說話記仇。另一個不快樂的原因是我們過於著重追求快樂的生活,出現挫折形成失望。

他並指出,人要面對現實,《聖經》傳道書3章4節說出了人生的真相:「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人生是有悲與喜的。另一個人生真相是世界不完美,始祖犯罪世界墮落。

滑浪理論治療情緒

對於「重建」健康的情緒,湯國鈞認為,所謂「重建」是期望達到一個沒有失望的世界,這是不切實際的;並引用心理學界盛行的兩大方向來治療情緒。

湯國鈞提醒,人不可完全否定自己的情緒,應該用正面的態度看,肯定人的情緒由上帝創造。上帝也是情感豐富的,仁愛、憐憫、甚至後悔;耶穌一生也真情流露。

第二方面是承受情緒的衝擊卻不要被淹沒,例如恐懼。湯國鈞引用「情緒滑浪的理論」,人面對情緒好像滑浪高手面對巨浪衝擊的時候,人應該順著情緒的波浪,直上浪頂滑過,而不是跌在深谷裡。

情緒苦痛神磨練良機

至於如何做到情緒滑浪高手呢?湯國鈞表示,情緒是生理結構相關的身體一部分,所以要回到身體的感覺,感受當下的經驗,感受自己恐懼的時候身體的反應如血壓上升。

湯國鈞說:「我們可以專注呼吸、靜觀接納、柔和地近向和陪伴自己的情緒,經過數分鐘情緒都會回落,例如當我們面對香港現時的衝擊事情,感受自己的心情。」

感受情緒之後下一步是轉念,他繼續指:「例如將痛苦的情緒化成勇敢成長的契機,任何的人生經驗都是一種成長的鼓勵,上帝絕對透過我們的苦向我們說話,令我們更加親近祂。」

最後,湯國鈞勉勵會眾回到初心:「在情緒出現痛苦艱難的時候,尋回我們的初心、信念、價值觀是什麼?」並且在被情緒驅使的行為和信仰價值為依歸的行為之間作出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