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家潘霍華對港啟示 極權者必被權柄壓碎

2019 八月 29日, 星期四 22:51

中大民主女神。(圖:網絡圖片)
中大民主女神。(圖:網絡圖片)

假如德國神學家潘霍華在今天香港,怎樣面對亂局?陳恩明牧師在「歷史的潘霍華、現代的潘霍華」講座表示,潘霍華在當時與德國教會站在同一陣線,在今天的香港他也不會離地。

潘霍華:只有上帝才配致敬

陳恩明指,對於獨權的政府、自把自為自以為救世主的獨裁者,潘霍華認為不配得向其致敬,值得致敬的對象只有上帝。

論到今天香港能否實踐民主,陳恩明表示,相對於專制的管治,有不少專業人士基督徒認為,不需要民主、聖經也沒有提及到民主,最重要是有賢明的君主。在德國當時代的領袖,對人民來說都是一個賢明的君主,帶領德國成為最有秩序、最強大的國家。

在當時的教會有兩批人出現,一批人士稱為「German Christian」,另一批人被稱為「認信教會」(Confessing Church),前者附和擁護當時認為的賢君。潘霍華認為,極權的政府欺壓猶太人的暴行要受批判,他就勇敢地成立「認信教會」,認為不能將信仰與國家的政策要求混為一體,作為跟從基督的群體是一個「Confession」的群體,即是「認罪」、「認信」的群體。

Like Us on Facebook

信徒與基督同死 勇敢面對不公義

陳恩明質疑,香港會否都出現只為求賢君的基督徒群體?即是愛國愛黨的人士。如果潘霍華在香港,看到這股洪流湧現,他會斷然站起來。

陳恩明直言,「我們是追隨基督的群體,當基督呼召人的時候是要我們跟隨祂以至於死,有了死的勇氣才能有雪亮的眼睛勇敢面對不公義的事情。」

他引用潘霍華觀點,「政府的權威只是終末之前的一個政權。當我們有這種清晰的觀念,才能勇敢面對現實,就是每一個人都要面對終極的權威者上主。」

而且,在上主面前,每一個人都要孤獨地負上責任,在上主面前的人惟有向終極的權威者臣服,當權者就不能佔據上主的位分。

陳恩明說:「惟有這樣,在上主面前,人先至被稱為人,才有自由並且付起應當的責任。危險的是,當人將領袖的權威抬高,這樣就成為欺壓者,用暴力加諸於其他人身上違反永恆的律法。」

極權者必被權柄壓碎

他強調:「當一個人將至高的權柄加諸於人身上,這個人一定被至高的權柄壓碎。」

潘霍華如果在我們中間,他一定認為不用懼怕極權,極權只會壓碎當權者,永恆的律法是令到人站在永恆主面前,上主一定會為受害的人伸冤。極權者自比上帝的時候,上帝一定不會放過他。

潘霍華強調當人將基督信仰變成民俗信仰,在當時處境極權者將猶太民族完全清洗,就是做著一件非常荒謬的事情。陳恩明指出,在今天中國將基督教、《聖經》中國化,情況如同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