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在信心中面對神</b>

2006 四月 27日, 星期四 14:23

任何事情都是習慣成自然。在希望得到的東西還沒有得到的時候,大家都是充滿了好奇,充滿了熱情,為的是要盡快得到祂。可是當大家得到之後呢,剛開始的時候,當然是非常珍愛,可是時間長了,就慢慢的淡了,甚至於全然遺忘了。

記得小的時候,看見別人穿的一種式樣很好的新鞋,心裏非常喜歡,總是心中暗暗祈求,父親哪天心情比較好,顧念到我的需要,給我也買一雙一樣的鞋。後來,父親果然給我賣了一雙,剛開始穿的時候非常珍惜,裝在腳上自己也覺得非常神氣,上面有了灰塵會馬上用毛刷刷干淨。這樣的小心愛護這雙鞋的時間大約堅持最多一個星期。人就是這樣,用了差不多一年半載的時間盼望得到的東西,幾天之後就再也不怎麼當一回事了,甚至跑步打球都穿著它,下雨也不脫下來,不久就破得不能穿了。

這雙鞋的比方,實際上反映出世人的一個普遍心態:對甚麼事情最多只有三分鐘的熱情,在一件東西還沒有得到的時候,可以不顧為了得到,可是,一旦得到了之後呢,因為擁有了反而就不看重了,久而久之更是習以為常,並不當一回事,隨便處之。人們對世上的事物是這樣,對信仰的問題也是這樣。一般信徒都有過這樣的經歷,剛開始探討自己的生命的時候,會非常大熱情,信主之後也非常渴慕神的話語,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危機便來了,就是習慣成自然的危機。每天應該有的信仰生活已經成了習慣了,每天都在按已有的習慣過著有規律的宗教生活,吃飯之前有禱告,有的時候也還會讀一、兩段聖經,但這一切都只是一種生活的習慣,我們信仰中的核心--神、悄悄地從我們的信仰之中疏離,只留下一個信仰的外表,我們的禱告在很多時候實際上是沒有甚麼內容的,都是按照日常我們習摜了的話語,每天重複一遍,好像對空氣說話一樣。

Like Us on Facebook

這是我們基督徒信仰之中的一個現實,也是一種危機。在這樣的危機之中,並不是我們不去信仰這位神了,而是知覺不知覺地把信仰邊緣化,形式式和文化化。好像很多的西方人說自己是基督徒,但從來都不去教會,也不讀聖經,更不用說是按聖經的話語去行了一樣。信仰只是成為了一個符號、一種裝飾,我們對每天充滿每一個空間的神,視而不見;我們對每天充滿宇宙和世界的神的話語,充耳不聞。

創世紀第32章第22節至32節:到第三日,有人告訴拉班,雅各逃跑了。 拉班帶領他的眾弟兄去追趕,追了七日,在基列山就追上了。 夜間,神到亞蘭人拉班那裡,在夢中對他說:你要小心,不可與雅各說好說歹。 拉班追上雅各。雅各在山上支搭帳棚;拉班和他的眾弟兄也在基列山上支搭帳棚。拉班對雅各說:你做的是什麼事呢﹖你背著我偷走了,又把我的女兒們帶了去,如同用刀劍擄去的一般。你為什麼暗暗地逃跑,偷著走,並不告訴我,叫我可以歡樂、唱歌、擊鼓、彈琴的送你回去﹖ 又不容我與外孫和女兒親嘴﹖你所行的真是愚昧! 我手中原有能力害你,只是你父親的神昨夜對我說:你要小心,不可與雅各說好說歹。 現在你雖然想你父家,不得不去,為什麼又偷了我的神像呢﹖ 雅各回答拉班說:恐怕你把你的女兒從我奪去,所以我逃跑。 至於你的神像,你在誰那裡搜出來,就不容誰存活。當著我們的眾弟兄,你認一認,在我這裡有什麼東西是你的,就拿去。原來雅各不知道拉結偷了那些神像。

一.經文背景介紹

雅各是一個在敬畏神的家庭之中長大的孩子,他的父親以撒和母親利百加都是敬畏神的人。若把他和他的哥哥以掃作以比較,以掃是一個性格粗獷,注重實際,而雅各是一個性格細膩,重視實際也重視靈命的人。比較典型的例子是哥哥以掃從來不用心思去分析別人對自己的態度和看法,而且做事的時候也不考慮後果,為了一碗紅豆湯竟然出賣了自己長子的名份;而雅各看重長子的身份在神恩典中的祝福,設計讓哥哥主動放棄長子的名份,以掃主動放棄了,他當然就自然地得到了,同時名正言順地,也以長子的名義騙取了父親對長子的祝福,這是注重屬靈的方面;他也很注重實惠,他是兩手空空地去舅舅家,可是豐豐富富,拖家帶口的回到迦南地來。

如在中國文化中的長子名份一樣,在文化之中,長子是除了父親之外的一家之主,也是父親財產的主要繼承者;更重要的,從以撒對長子的祝福和雅各對以長子名義的猶大的祝福來看,長子的名份是神自己的揀選之中特別的揀選,因為是長子,主必然會大大地加力量並大大地使用他,而且,主對以色列的救恩也從長子的後裔而出。對於信仰主的子民來說,這可是比甚麼都要大的屬靈的恩典呵!

有人說雅各這個人太狡猾了,因為他用不正當的手段得到他想要得到的東西。可是聖經卻旗幟鮮明地讚賞他的作為。為甚麼呢?神在考查我們用甚麼樣的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之前,更看重的是人對神的用心。以掃雖然為人純樸,但對長子的地位在神恩典中的祝福完全不在乎,只要瞻養了父母,照顧好家庭就好了,當雅各向他要長子的名份的時候,他說,“我將要死,這長子的名份於我有甚麼益處呢?”(創二十五:32)這句話說起來似乎很瀟洒,但實際上是沒有把神的祝福和神當一回事;而雅各不一樣,他是用一切的方法和手段為要得到神的祝福,這一點也可以從他與神摔跤的這件事上得到印證。

另外,雅各也是一個以行神的旨意為自己生命準則的人,他既得了長子的名份,就必須回歸到神應酗圻a來承受這地土。他完全可以不回到迦南地以逃避兄長對他的仇恨,但這不是神的旨意,為了順服神的旨意,他毅然踏上了歸途。

二.在困境中對神追求的執著

1.雅各內心的掙扎

他夜間起來,帶著兩個妻子,兩個使女,並十一個兒子,都過了雅博渡口,先打發他們過河,又打發所有的都過去,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直到黎明。(創32:22-24)

雅各在神的面前得到了長子的名份,可是在生命的道路上卻因此經歷了多種困難。他被迫背井離鄉,投靠舅父,被舅父當做奴隸,多次被欺騙,雖然在神的保守之下,帶著妻子兒女返回故鄉,可是越接近自己的故鄉,心裏越是不平靜,因為他是因為哥哥震怒而逃離的,多年以年,哥哥是否會因此而打擊報復他呢?就這樣,雅各一路心事的來到了雅博渡口這個地方,再過這條河之後就要和多年不見但一直有仇怨的哥哥見面了,他內心的緊張和掙扎是可想而知的。聖經上告訴我們,當他所有的家人都過河之後,只剩下雅各一個人的時候,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聖經用一幅雅各與神摔跤的圖畫,描寫了雅各當時內心的掙扎。

他知道,他一過河知後,他的生命就不在他自己手上了,他的哥哥在本地是一個強悍的人,如果要干掉雅各,像砍掉一根草那麼容易,在雅各的困境之中他是否單單在自己的聰明之中求幫助呢?我們知道雅各是一個极聰明的人,他不僅用他的聰明騙過了他的哥哥,也勝過了他的舅舅。在這次準備見他的哥哥的時候,他也想盡了辦法討他哥哥的歡心,在他到達之前,安排人向他哥哥送了大量的禮物。可是這些都是人的東西,雅各並不因為自己的聰明而得到平安,所以,在他過這個渡河的時候,心靈面臨著一個极大的爭戰:他要在最後的時刻在神面前求得神的祝福。所以,他全神身心地投入到與神的交通之中。

2.雅各在神的面前的追求

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創32:25)

神在雅各的生命之中是非常真實的,就像一個真實的人那樣真實,在一個有信心的人的面前,神也以祂自己的真實臨到信徒的面前。

我們現在有釵h信徒並不相信神跡奇事,雖然有一些人用宗教的手段把神跡奇事弄成變法術一樣的東西,並不可取!但神是真正的神,就一定會以親自臨在的方法,向我們顯現祂存在的真實。

我第一次與撒旦魔鬼正面交戰的時候是我信主不久,並不了解被鬼附的事情,而我是唯一一位可以幫助那位被鬼附的弟兄的人。我用人的“正氣”去面對,可是魔鬼用它的能力讓我首先敗下陣來。正在這個時候,貼在墻上的聖經的金句提醒了我:“主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曾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賽30:15)我知道這是聖靈藉著這段聖經的話語對我說話,我沒有力量,是因為我沒有平靜和安穩,我要得平靜安穩就只有藉著禱告來成就。當我帶領那位小弟兄一起禱告的時候,邪靈徹底地潰敗下去。神的臨在我們看不到,但在屬靈的世界是那麼的真實。

摔跤並不是打鬥,摔跤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相交,也是能力與能力的較量。在雅各的故事裏,雅各與神摔跤反應的是雅各在神面前執著的乞求和神對雅各的考驗。

這裏的一句話非常耐人尋味,聖經說:“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這一句話可以從兩方面來看,第一,從神的角度來看,難道神真的勝不過人嗎?神當然勝得過人,祂能勝過人,卻讓人在信心中較力,可見神多麼看重我們的生命,多麼看重我們在祂面前的信心,多麼有恩典來面對我們每天在祂面前的禱告和生活;第二,從人的角度來看,我們與神面對的時候,能有多麼大的力量!神是多麼地看重我們與祂面對面的同在!在我們與神面對面的時候,又是多麼地真實!

神沒有很快的答應雅各的乞求,這是神一貫的做法,常常讓我們在軟弱中不斷的追求來考驗我們的信心;對於雅各來說,因為他知道經歷了神以前在他生命中的祝福,所以他對自己執著地追求神的恩典充滿信心,他沒有因為得不到而立即放棄,而是以得不到祝福決不罷休的堅持,面對一定會加給他恩典的神。

孫子兵法上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雅各深知神的性情,所以,他以必勝的把握抓住神的恩典和在恩典中的應部C

3.受傷也不放棄信心

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雅各問他說:「請將你的名告訴我。」那人說:「何必問我的名?」於是在那裡給雅各祝福。雅各便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就是神之面的意思),意思說:「我面對面見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日頭剛出來的時候,雅各經過毗努伊勒,他的大腿就瘸了。(創32:25-31)

聖經上說: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我們知道在神沒有難成的事,神不是勝不過他,而是轉換一種方式來挑戰雅各的信心。使雅各的腿扭傷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一般人多半會半途而廢了,因為自己在神的面前請求祝福,不僅請求不到,反而身受重傷。

世人常以辦事順不順利來看神的祝福,而不是以是否行在主的旨意中為行為的指南,如果一切都順利呢,就是神的祝福,如果不順利呢,就不是神的祝福。有很多的人和很多的事,因為不順利,而完全不看是否是神看為喜悅的事,大家就認為不順利,神沒有祝福就放棄了。像雅各所經歷的,如果他不看自己是行在神的旨意之中,就更讓他恢心喪氣了,神不僅沒有祝福他,還讓他成為一個癱子。

從很多重大的事情來看,似乎都有著這樣一個規律。使徒時期基督教廣傳的時候,二百多年的時間裏,信徒都生活在逼迫和徵罰之中,信心根本就沒有給他們帶來現實中的祝福;一百多年前福音傳到中國的時候,很多宣教士被無辜的殺害,我相信,有很多人都向神呼喊過:“神呵,你的恩典,憐憫和祝福到底在哪裏?”

保羅在羅馬書中說:“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8:36-37)保羅講這樣的話的時候,仍然在被宰殺的命運之中,正如雅各在與神較力的時候,被神扭斷了大腿的筋一樣。他因明白神和了解神的心意而全然不放鬆對主的仰望,毫不放松自己的追求,終于感動了神。聖經上說:因為你與上帝與人較力,都得勝了。他的勝利不是他戰勝了神,而是他以他的信心戰勝了自己的軟弱,贏得了神的祝福。他所贏取的是他最初希望從神的救恩計劃之中得到的,就是他成為以色列人的父親,神將因著他的信心揀選他,並且救主耶穌將從他的後裔中產生。

雅各從此把與神摔跤的地方稱之為毗努伊勒,就是上帝之面的意思。它標誌著,在雅各的生命之中,神是真實的,是與他面對面的上帝。他之所以得到上帝的揀選是因為在他生命之中神永遠是一個真實的存在,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他也不放棄神的應部A在自己精疲力盡、身受重傷的時候仍不放棄在神面前的乞求。

三.在自己的困境之中學雅各

當年雅各歸回迦南的道路就像我們歸回天國的道路,實際上的非常艱難的,因為有釵h的攔阻和試煉,如果不艱難才奇怪呢!在我們生命內部,我們承擔著為主結更多的果子,更像我主耶穌的生命使命;教會內部我們承擔著建立主的帳幕,擴展主的聖工的堅巨使命;教會的外部我們承擔著廣傳主的福音,迎接主的再來的神聖大使命。這三種使命之中,沒有一樣是容易面對的。

當我們願意在生命中追求長進的時候,我們會突然發現自己是這麼的軟弱,有那麼多的罪,越追求越是發現自己的罪惡和軟弱;我們在這個時候也會發現我們周圍人的軟弱,甚至我們也會發現牧者的錯失和軟弱。因此我們發生,追求生命的長進是一件根本不可能成就的事情,在心靈受到傷害之後,我們敗下陣來;

我們想要建造主的教會,努力參與教會事工,我們會發現弟兄姊妹是這樣的難以配搭,各人都只想自己的事情,教會的工作是做得越多出問題越多,得到的批評越多,于是我們也是心靈重創,從教會的事奉之中敗下陣來;

傳福音誰都知道要去做,雖然主耶穌有大使命對每一個信徒的呼召,我們還是以自己沒有感動而不願意走出來。為甚麼?傳福音要花很多的時間,傳福音要接触很多的人,傳福音要放棄很多的東西,甚至是尊嚴、地位、金錢和生命,我們會輸掉這個世界上很多的東西,如果沒有堅強的信心,一樣也會敗下陣來。

長期在教會受到這樣和那樣的打擊,沒有看到神的祝福,我們成長的心志就逐漸的冷淡了;教會問題多多,長期不增長,弟兄姊妹還彼此分爭,事奉教會的心也就逐漸的冷淡了;傳福音沒有果效,普世福音工作也看到了發展的困難,順服主的大使命的心也就冷淡了。

我們都知道雅各是一個聰明人,是聰明人就要做一個聰明的決定和一個聰明的選擇。在自己的心意和神的心意之間,要撰擇神的旨意;要認識真理與神知己知彼;在與神的零距離的接近之中體會神的同在;即使得不到我自己想要得到的祝福也不放棄神自己的祝福。只願意自己成為神施恩的管道,只願意自己在順服神的帶領之中成為萬人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