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極權臨近香港 千人赴會向雨傘運動歡呼 | Gospelherald.com

極權臨近香港 千人赴會向雨傘運動歡呼

2018 十月 13日, 星期六 20:12

面對中國政府極權統治,打壓宗教自由,香港社會及信徒群體如何自處?極權已臨還是將臨?公平點與時代論壇於10月9日在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安素堂舉行「極權臨近的香港:思考與回應」講座,與會者逾千人坐的站的擠於堂內。大會亦因應參與者眾多而未能入場,並於時代論壇平台現場直播。

該次講座大會邀得三位講者按不同向度闡釋,分別有「流動共學」執委、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許寶強、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時代論壇社長任志強。

首先發言者為許寶強,以「回歸人心:從文化經濟學思考」為題分析香港受權威統治的由來,以及港人走向未來的契機。

極權者將人變成獸

許寶強開宗明義指,在過去百多年歷史的港英時代,香港政府都是行政主導,香港的政治從來沒有民主或多元化。今天的威權臨近只是將遮掩威嚴的面紗揭開而已。而政府一直斥港人心未回歸,原因在於港人不願服從單一政權即所謂「愛黨愛國」。

許寶強再指,政府試圖將人變成獸,灌輸要求財勿拉布阻工程導致很多人失業等思想,要使人回歸獸性,「一個人如果只為為錢食而生存,這只是為勞動而已,如果香港人被統一向獸性回歸就很可悲。」

不過,許寶強表示,在威權下港人仍有空間保衛人心,並強調四年前的雨傘運動非常可貴,是「第一次香港人回歸人心的運動,拒絕人將經濟化和將人的價值只放置在勞動工作中。」

Like Us on Facebook

教會捍衛公民還是與黑暗結盟?

同場另一講者邢福增從「香港信徒群體如何自處」作出發點,並借用電影《黎明前的黑暗》指,南韓告別極權步向黎明,皆因南韓教會及牧者積極參與,以基督徒角色推動促成南韓政府由極權統治轉型成民主國家。

他並指,香港政府已經步向威權時代直接干預社會各層,包括社會服務、教育等。教會辦學的教育團體董事會來自政府信任的人,他們都傾向親中,政府直接削弱教會辦學團體的自主權。

特首鄭月娥倡議成立宗教事務委員會協助宗教團體辦事,成立政府宗教小組,而宗教小組組員亦擁有特權變為互惠互利。

邢福增直指,「宗教不用政治和政府也可以生存,但倚靠政治和政府就會加速滅亡。」

他更向教會發出挑戰,「香港公民社會多方受政府打壓,教會出來捍衛公民還是與黑暗結盟?」

強權暴虐 抵抗不合作

至於在強權暴虐下信徒如何自處?任志強直言「抵抗不合作」。

他分析強權者通常用兩種方式打壓異己。第一種是令人產生「恐懼」以苟偷安;第二種是不斷說謊言指鹿為馬。

任志強並提出現今信徒靈性受困,他以「MIP」為例。「M」即「微觀化」信徒失去對世界全盤思考的能力;「I」即「個人化」只以個人層面思考信仰;「P」是「私有化」當上帝是阿拉丁神燈予取予用。

他因而鼓勵信徒,要拆除「MIP」 靈性起革命。

問答時間:雨傘運動世人銘記

大會在問答期間,有與會者問及如何重塑社運?

許寶強表示社運不是形式參與集會,而是在社區積累小型的力量凝聚成大型的動力。他舉例每次打風都會帶來破壞,但為何早前颱風山竹的破壞,市民卻在社區自行組織協助清理修建?

許寶強相信,「這股力量是來自2014年雨傘運動後撒下的種子,就是香港人要將獸性回歸為人,跳出無助絕望尋找出路。」

當許寶強列出多場世界性的革命如1789年法國大革命、1911年辛亥革命,並指2014年雨傘運動亦會成為歷史,是世人都會記錄下來的歷史時,全場觀眾掌聲如雷,拍掌贊成。

聯署集氣場

近月中國政府頻繁打壓國內教會、拆十字架、拘押牧者等,香港有教會宗派及信徒分別聯署發聲明表反對。有與會者質疑聯署所起的作用。

邢福增回應,聯署是「集氣場」,不是要改變政府的政策,而是表達我們不被改變,同時帶出不同形式的效果。「有些聲明是由一群宗派的信徒聯署,意味著由下而上的趨勢。」

讀歷史 與獸相處

大會主持趙善榮提問,「極權臨近」信徒首要關注什麼,好使極權沒有這麼快臨到,亦有會眾想多了解有關「靈性革命」的內容。

邢福增鼓勵會眾多讀歷史書籍,「1949年以前的教會認為中共政權是上帝用來審判教會、淨化教會,亦有人以為與政權談判便可以安枕無憂,也有人持著委曲求全的心態面對大時代轉變。基督徒可多讀教會歷史的書籍,同時設想1949年的人來到2018年,他們會怎樣面對這個時代,這樣能給我們多思考。」

至於被問到如何與喜歡做獸的人相處?邢福增直言,道不同不相為謀,以及讓對方知道其思想存在問題和哪些謬誤。

不過許寶強卻認為,哪些人由人化為獸不是因外在的對象而變,是內心產生恐懼而轉變,況且社會上容讓不同信念的人存在,所以大家無必要拉近一起,這只會做成單一化。

最後,趙善榮鼓勵會眾,「無力時祈求有改變的決心,雨傘給我們啟蒙,一齊推動、關注社群。」

信徒:教會害怕再談政治

會前有信徒腓力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是次赴會乃見信仰愈來愈受政治衝擊,教會鑑於「雨傘運動」引起分裂,因而害怕再談政治,對國內的政治打壓無論公開私下也避談,遑論給信徒任何「教導」。

不過,會後他指講者讓他拾回信心,「社運可以非形式化,過去社運人士的爭取亦非無用,種下人心的信念必會發芽。」他亦有在個人臉書上表達意見,視為參與社運的一種形式,期望點滴匯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