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人:「社會信甪系統」無助建立誠信文化

2019 七月 20日, 星期六 0:37

 

監控系統。(圖:網絡)
監控系統。(圖:網絡)

中國人權狀況有每況愈下趨勢,監獄系統推限制犯人家屬探視使用方言;亦有籌備建立全國「社會信用系統」,為每個公民的言論行為打分,若非合乎政府要求則會扣分,評分結果影響個人與家人‍‍‍的日常生活,如出行、購票、坐車、升職、置業、子女升學及就業等。

 

剝奪家人探視權 加強維穩

中國早前在監獄系統推廣普通話限制犯人和探視家屬使用方言和少數民族語言,違規者可能6個月內無法與家人會面,此舉剝奪了家人探視權。

據中美對話基金會(the Dui Hua Foundation)報告發表,持續五年的廣東烏坎村民主運動村民莊松坤被判刑後,其妻子於2017年2月23日赴韶關武江監獄探望時因只會說潮州話,在視頻通話不到5分鐘被獄警沒收話筒,比一般30分的探視時間為短。

報告又指,在雲南和貴州等少數民族聚居的省份,許多監獄也強制犯人與家屬說普通話,不準使用少數民族語言或任何秘密語言,以此維穩和防範。違例者6個月內不得與家人會面以作懲罰;犯人普通話水準因而或會影響減刑和假釋的機會。

Like Us on Facebook

在美國,猶他州2013年已取消犯人家屬探視時必須說英語的規定,至此美國50個州對探視時使用哪種語言均不作限制。

社會信用系统 侵犯人權工具

另方面,中國自2014年開始,一直在籌備建立全國「社會信用系統」,民眾的日常行為都成為評分標準,例如圍堵政府企業鬧訪、網上言論詆毀他人、造假賣假都一律扣分;這些分數將決定人民能否出城旅遊、升職、買車買樓,甚至孩子能讀什麼樣的學校。

中國政府稱社會信用制度創建「誠信文化」,提高「全社會的誠信意識和信用水準」,但有學者憂慮是國家全面監控、侵犯人權的另一工具。

信用制度為維穩加壓力

中國獨立時評人朱欣欣表示,雖然現在還看不到對個人的打分,有對社會組織打分的標準,但政府可以有选择指定标准加以操控人民,而政府权力卻不受监督和控制,例如中709維權律师大抓捕、冤民上访等事件,都是政府和司法部门没有公正解决问题,以及司法没有独立办案作用的例子。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法治,人民权利得不到保障。

朱欣欣又指,信用制聽來合理實為維穩加壓力,感受不到系統將會發揮正面作用,因看不到社會信用向好改變,事實上社會信用首先是精英階層應該帶頭守法講誠信。

穩定社會非用系統來控制

世界經濟研究所前高級研究員馬海兵博士則指,政府不能用系統作為控制社會的工具,而應該是人與人之間溝通而形成以此穩定社會。

他亦質疑,信用、誠信標準是什麼,怎麼運用?例如買機票根本不涉及到誠信。有錢就買見款交貨而已,與誠信沒有關係。「我希望看到國家推出明確的評分標準,還有哪些機構收集資料和打分,哪些機構負責監察,個人是否可以提出申訴和提出證據予以修正等,這些都沒有明確標準。」

最後馬海兵表示,歸根結底誠信文化的形成需要引導、烘托和鼓勵,而不是強行推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