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意識成時尚 精神病學家斥自捧上帝

2020 二月 22日, 星期六 19:07

精神病學家指,高舉性別意識者取代絕對真理。(圖:網絡圖片)
精神病學家指,高舉性別意識者取代絕對真理。(圖:網絡圖片)

當前世界各地鼓吹性別自我認同,部分國家法立法保障該群體人權,西班牙基督徒精神病學家指出,性別自我認同風尚是「無神論人文主義的一種變體」,人將自己當成上帝。

「我是真理」取代「絕對真理」

信仰與文化對話基金會(Foundation for the Dialogue between Faith and Culture)精神病學家及作家馬丁內斯(Pablo Martinez)接受《Evangelical Focus》專訪表示,社會已經主觀地以「我是真理」代替「絕對真理」。

他解釋:「衝突的根源不是文化或意識形態,而是道德上的衝突,這不是哲學的問題,而是誰在我的生活和世界上擁有權威,上帝在統治我還是我統治神?」

他又指,在過去30年該種意識型態動搖了西方文明的基礎,真理的基礎和本質發生了驚人的變化,這變化概括為一句話:「真理死了,我的真理萬歲!」

當被問及性別認同及其對家庭和社會的影響時,馬丁內斯認為問題的癥結在於我坐在寶座上而不是上帝,「在這種道德環境中,性別意識型態受到兩種意識衝擊:個人主義和自尊。如果真相在我心中,那麼我就是真相,在《聖經》約翰福音14章6節,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Like Us on Facebook

「我是真理」意識破壞完整價值體系

對於性別意識型態對家庭倫理的衝擊,馬丁內斯指,這不僅影響性行為或家庭道德,而且是衝擊「一種完整的價值體系,是具有宗教特徵的世界觀」。

他繼而解釋:「這是對自己的信仰,是無神論人文主義的變種,它把我定義為神。無神論人文主義喜歡的用詞是『授權』,授權意味著『獲得權力』。那是它的夢想,它不可動搖的偶像。如果我能夠增強自己的能力,那麼我就能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