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春曦牧師:恩師巴刻博士與我

2020 七月 19日, 星期日 10:54

巴刻博士與蔡春曦牧師攝於1998年普及神學課程舉行畢業典禮後。(圖:蔡春曦牧師提供)
巴刻博士與蔡春曦牧師攝於1998年普及神學課程舉行畢業典禮後。(圖:蔡春曦牧師提供)

巴刻博士 (Dr. J. I. Packer) 是我於維真學院的恩師,他教導我系統神學。除集體上課之外,我有一科個人研究是跟他學習的,那一次學習的經歷實在銘記於心。我所研究的題目是「唯獨聖經」。當我問及有甚麼書可作參考的時候,他隨意把10多本書介紹給我,而且介紹得非常詳細。當我再追問他有沒有寫過有關這題目的著述時,他才謙卑地告訴我。我參考過所有他提及的書籍以及他所寫的專文,我可以肯定地說,沒有一篇比他所寫的更好。我把專文功課交給他,一星期之後,到他的辦公室詳談我所提交的功課,只見在我的功課的每一頁上,都滿有他親筆的字跡,包括修改、更正、建議等。就是一個標點符號寫錯了,或是多隔了一個空格,他都把這些一一找出來,使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從他仔細地做研究的功夫,我實在學會了許多。今天我也是為人師表,在神學院中擔任教席,每次批改學生的功課時,他是如何批改專文常常浮現在我的心中,影響了我,也影響了我的學習。

Like Us on Facebook

某年我牧養的教會之普及神學課程舉行畢業典禮,邀請了巴刻博士來短講,及頒發證書及獎狀。會後他給了我很大的鼓勵,他對我說:「Francis,你現今所作的非常有意義,並且很成功,就是在英語的教會,不一定也有同樣的效果,你要努力幹下去。」

我剛剛完成了一本著作,名為《地圖涉獵》,書的首頁就是清楚寫明「送給我的恩師巴刻博士」,本來計劃出版後就帶到英國親手送給他,誰知道今天接到他返天家的消息。我安坐下來懷念他,心境久久不能平復。很想送他最後一程,並對他說「老師我很想念你。」最近在台灣買了一本他的傳記名為《全面神學家巴刻》,我想在今天餘下的晚上,什麼都不做,好好回顧老師的一生。

蔡春曦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