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家潘霍華抗納粹暴政 教會借鏡和理與勇武並存

2019 十月 29日, 星期二 9:38

李文耀認為信徒抗爭要在耶穌教導範圍內。(圖:基督日報)
李文耀認為信徒抗爭要在耶穌教導範圍內。(圖:基督日報)

神學家潘霍華在納粹德國暴政下見證基督,在今天香港逃犯修例引發的抗爭處境,有何參考?李文耀博士在10月26日基督教潮人生命堂聯會舉辦的政教關係講座,探討潘霍華的神學倫理學時,主張教會需承擔福音使命,以「和理非」參與社會抗爭。

「勇武派」潘霍華 地下組織取情報

建道神學院神學系副教授及教務長、專研潘霍華神學的李文耀指出,潘霍華對希特拉暴政採取的抗爭手法多樣化,潘霍華既是「勇武派」也是「和理非」。

潘霍華的抵抗言論和行動分開不同時期。最早期是希特拉於1933年4月7日頒佈《公務改革法》下令所有非亞利安血統的公務員離職或退休,潘霍華認為是歧視,於同年4月初發表演說,題為「教會面對猶太人問題」指出,教會不能直接參與、捍衛政府,肯定國家是神設立維護社會的秩序,教會有責任令國家醒覺, 因此教會作為文化、道德的守護者,有兩個角度來看教會及國家。

Like Us on Facebook

潘霍華認為,如果國家立法太多或太少,教會有責任回應,例如國家立法限制某年齡的人民才可進教會,教會可以從三途徑回應:第一,質詢國家的行動及認受性;第二,服侍在國家行動中的受害者;第三,不單為壓在輪子下的受害者包紮傷口,更要設法阻止車輪前進,即時煞停國家機器。

至於用哪種手段來回應國家?李文耀指出,潘霍華以勇武手法。

最受爭議的是潘霍華1940年10月加入Abwehr地下組織,直至1943年4月5日被捕,該段期間向盟軍通風報信,若希特拉下台,希望盟軍重建德國政府。不過,有研究學者指出,潘霍華從沒有直接參與或給予策略推翻希特拉。

「和理非」潘霍華 克服打壓透過擁抱

潘霍華也有「和理非」的一面,表現出和平的信念。

他在1932年12月發表「基督與和平」演說,包括三點:第一,挑戰教會要認真面對耶穌在登山寶訓頒佈的和平命令,堅持耶穌的跟隨者就是作為和平的見證者;第二,門徒不依靠從反思而來的善惡知識,一心只想耶穌基督的吩咐,任何人通過軍事或政治方法都不能確保達致和平;第三,主耶穌明顯吩咐門徒不可殺人與愛仇敵。

李文耀又指出,潘霍華的著作《追隨基督》更加清楚看到跟隨基督的人要服從基督的吩咐,宣揚和平非暴力的福音。潘霍華認為,上帝的國帶來和平、以善勝惡, 消除惡是通過不去抵抗、克服打壓是透過擁抱。

潘霍華神學倫理:耶穌基督的實在

對於後世如何評價潘霍華的和平抗爭理念?不同學者各有理論。

李文耀提出,從潘霍華整體思想深入探討才能夠肯定他的抗爭理念。李文耀提醒會眾,潘霍華的神學倫理理論中心是強調「耶穌基督的實在」,通過上帝的啟示得以認知;通過教會群體得以體現耶穌基督為我們犧牲的真實。

李文耀引用潘霍華的表述:「耶穌承擔我們憂患的痛苦,肯定耶穌基督道成肉身成為人,我們認承耶穌是救主,就有能力徹底去愛每一個人,因為耶穌背負我們的罪,我們便不追求世俗成功;其次是我們不去互相評論對方,多些彼此饒恕;第三因著耶穌我們都是新造的人有能力以善勝惡。」

落實和平抗爭理念:家庭、國家、教會、工作

按照潘霍華的神學倫理理論,今天基督徒可以在4個向度落實和平抗爭的理念:家庭,例如怎樣教兒育女、國家、教會、工作。教會在地上履行倫理議題的時候,必然受到世上的阻力,如何去行動呢?

李文耀認為,教會將阻礙搬走就是先讓人接受福音,例如社會關懷,向無家者派麵包,讓世界的人預備心靈接受耶穌基督的福音。

社會行動:人憑良知上帝判斷

這就衍生另一個問題:教會的社會行動可以去到怎樣的程度呢?

李文耀認為,潘霍華不相信抽象的道德原則和規範,他相信人要負責任和行動,例如人要憑著良知作決定,評估現實處境可做或不可做。

李文耀總結潘霍華的理念指,他「留空間人作決定,但有規範的;人不知道行動對與錯,一切由上帝判斷;人做每一個決定都要負責任,惟靠上帝恩典由祂作判斷」。

教會和理與勇武並存

論到今天香港亂局,教會有何行動可以做?李文耀相信:「教會可以多些包容不同聲音,每一個基督徒都有獨特的呼召,不可攔阻耶穌的真道,這是大前提。他又建議教會履行上帝託付的職務、宣講福音,這是和理非的行動。」

李文耀希望教會包容體諒個別人士參與激進勇武的抗爭行動,不過若抗爭者違背耶穌基督的教導,例如製造假消息、爭執行私刑,教會就必須阻止。

另一方面,教會亦有責任幫助國家和政府執法人員,知道自己的職務與權限所在,不可以越界,這就是教會或者聯合不同宗派發聲明譴責的目的,以作發揮監察、矯正的作用。

答問環節:耶穌是勇武派?

有與會者憂慮,若果中國政府接管香港包括教會,信徒如何以信心表達自己的信仰?

李文耀認為,中國政府接管香港都不會全部關閉教會,只會增加監控,國內現時的家庭教會處境給我們借鏡,如何去維持真誠信仰和真理。他指出其參加的四方福音會有家庭小組,教會行該模式可作防範未然。

至於希特拉時代的教會與今天香港的教會分別何在?李文耀相認為,希特拉時代的德國是民族主義下的教會,擁抱希望期望上帝興起領袖帶領國家離開低谷,所以當時教會普遍支持希特拉政權。

李文耀不滿部分的香港教會傾向建制不發聲,對錯也不予評論。教會對社會不聞不問是違背教導,制度與生活息息相關,關心人的時候要關心制度是否合理。

至於有信徒質疑耶穌潔淨聖殿,趕走買賣的人,耶穌是勇武派。李文耀認為,效法基督要多面化,不能單從一段經文了解;彼得也叫信徒跟隨耶穌的腳蹤行(彼得前書2:21)。

李文耀不贊成勇武暴力,信徒抗爭保持和理非,在耶穌教導範圍內。

基督教潮人生命堂聯會在10月至12月舉辦「霧霾下的教會」政教關係講座系列共四講,本次為第二講,有關講座系列詳情參基督教潮人生命堂聯會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