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僕Nice talk視像輔導疫境援港人 經濟困境成「疊加壓力」

2020 四月 22日, 星期三 15:39

新冠肺炎在世界肆虐3個多月陰霾籠罩著人心靈,香港忠僕事奉中心屬下的Nice Talk輔導中心今年2月展開視像輔導服務,突破疫症將人隔離的限制在網絡世界為受助者帶來不一樣的慰藉。本報記者在視像專訪資深輔導員黃雪麗姑娘,探討現時受助者的處境、視像輔導會否成為新一代的輔導模式?經此一「疫」科技將導航輔導界,還是相輔相成......

視像輔導 新一代的輔導模式?

Nice Talk輔導中心早於2016年成立,因應香港生活環境變遷及人口結構變化造成的壓力,啟動一對一輔導協談,幫助情緒不穩定者邁向健康生活。視像輔導又是怎樣孕育出來呢?黃雪麗憶述,去年反送中動運開始社會動盪、交通癱瘓人心卻惶恐不安,受助者未能來面談,Nice Talk因而發展電話輔導熱線,不過電話不能看到對方,忠僕事奉中心副總幹事、Nice Talk輔導中心個案顧問鄭健榮博士提出視像輔導,輔導員一致讚成,並且在內部先行測試,在今年2月正式展開。

不過,黃雪麗直言:「視像輔導與面談有一段距離,始終缺乏溫度和人與人的安慰,看著對方哭了也不能遞上紙巾。當中可以補填的空缺是給對方多一些盼望,讓他們明白視像只是暫時性,將會有機會見面,日後約他們來面談。」

疫情陰霾受助者出現「疊加壓力」

Like Us on Facebook

黃雪麗分析受助者的現況,有來自昔日電話輔導熱線的朋友,也有外界的人主動打電話來熱線然後轉介,年齡層介乎30至60歲,個案問題多數圍繞焦慮的困擾。在今天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受助者的性別比例和關注點都在轉變,以往男與女比例為1對6、7,現在是1對4,多了男性來求助,主要圍繞疫情之下出現的家庭、工作問題。曾有受助者一直受情緒困擾,在疫情之下出現「疊加壓力」,原本的問題未解決,新的問題再加上,面對無薪假期、經濟、生活等的困擾。對於「疊加壓力」人士怎樣輔導呢?黃雪麗直言讓對方明白「環境改變不了,但是心境卻可以改變。」

陪伴受助者活在當下

對於現時疫症影響人的情緒,身邊的人怎樣跟他們一起度過,作為陪伴者可以怎麼做?黃雪麗建議,陪伴者切勿叫對方不要焦慮,這只會增加對方的壓力,「可以跟對方做深呼吸練習,陪伴他們到郊外欣賞花草樹木、聽詩歌放鬆心情,跟他們一起分享多了解擔心什麼事情,讓他們感覺安全活在當下,重點是將他們的注意力轉移,離開焦慮和擔心的事情,與其用時間來擔心到不如活在當下。」

疫情「正面」衝擊輔導員

病毒無彊界,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受助者,輔導員的士氣可有影響?黃雪麗形容,輔導員受到「正面」衝擊,意思是大家正向看疫情反而更加同心,「輔導員來自巴拿巴學院培訓出來的,一部份是由外面輔導學院培訓在我們當中服事,大家有共同的異象,自從Nice Talk輔導中心成立,大家都同心協力服侍有需要的人,在疫情下同學們都互相推廣轉介尋求需要輔導的朋友。」

在推廣方面,黃雪麗指,香港忠僕事奉中心但以理學院、巴拿巴學院合共1,000名學生,連同舊生都成為推動者,學院還有設計福袋內藏Nice Talk輔導中心的心意卡,最近還發動派口罩行動,到各區教會讓更多街坊了解輔導中心的服務,「我們跟18區教會合作,在不同地區服侍受助者,現已在全港8個不同的地區建立了10間Nice Talk輔導中心服侍受助者,好處是他們可以在附近的地區接受服務,另一好處是受助者未必願意放心在教會接受輔導,教牧也忙於牧養工作,Nice Talk輔導中心補足了這方面的空間。」黃雪麗補充,教會與Nice Talk一直並肩同行,可惜受疫情影響暫停了教會探訪。

人工智能 未來輔導新寵兒?

在訪談過程裡,記者想起曾經使用人工智能輔導軟件,受助者縱然發出多項問題,人工智能輔導員能秒剎間將問題分類、提供大量應對的答案即時解決疑難。科技發展千里人工智能愈趨成熟,未來輔導發展會否走向人工智能化呢?

黃雪麗笑問記者的感受,記者只能用一字形容:「冷」。黃雪麗繼而表示,人工智能只停留在分析狀態,「輔導不是提供答案,而是給人思考空間,單為尋求者提供解決問題可能對某群體有作用,但是真正解開心結的是要讓人感受到有溫暖,人工智能給人冰冷距離感,如果未來世界被人工智能取代輔導員的角色,反而是一種悲哀!」

那麼輔導的理念是甚麼呢?黃雪麗帶著熱情以Nice Talk 輔導理念為例,是預防勝於治療、助人自助,讓受助者透過自己的思考,再用自己的言語告訴自己,以至調整自己的心態。看來輔導員的熱情與溫暖才是讓受助者跨越困境的重要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