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性侵反被辱 風雨蘭促抗社會枷鎖

2019 六月 22日, 星期六 13:33

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圖:基督日報)
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圖:基督日報)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為回應教內性騷擾問題,今年舉行連串研討會,昨(6月11日)與風雨蘭合辦「#Churchtoo之後,如何與受影響的群體同行」講座,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在席中探討教會如何適切支援受性騷擾者,出席人數近50人。

風雨蘭理念:「打破沉默受害者不是孤單」

王秀容解釋何謂性暴力,「凡事令對方感到冒犯、被侮辱、受威嚇已屬於性暴力,性暴力不一定包括身體接觸,可以透過言語、動作和態度。」

根據她接觸的個案,性暴力的受害人大多數不願意重提受侵害的經過,由於創傷太大害怕說了出來被人標籤,所以風雨蘭的理念是「打破沉默,受害者不是孤單的人」。不過,王秀容表示,單單是輔導不足夠的,在她接觸的個案有8至10個受害者最終抵受不住壓力自殺了斷生命。她慨嘆,社會的風氣沒有空間留給受害者生存讓她們得到支援,感受到世界仍然屬於她們才是幫助受害者走出陰霾。

Like Us on Facebook

社會誤解受害者三常規

王秀容指出,現時社會有三個常規的觀念令受害者不願意講出痛苦的問題。第一個是社會標籤「受害者是不懂得保護自己才造成慘劇」,2015年時任警務處長黎棟國在宣傳海報指出,女性若不想被強暴就不要喝太多酒。

第二個錯誤的觀念是「女性穿著暴露引人犯罪」;第三個觀念為「性騷擾只是調情,如果女性不願意可以報警求助」。王秀容指出,受害人怕講了出來被拒絕反映現時社會存在權力不均的問題。

受害人趨向延遲求助

她又指,風雨蘭最近做了研究受害人求助情況的報告,從2000年至2018年18年間發現求助者向風雨蘭求助趨延遲。從3千多個案中分析,18年內受害人平均延遲3.8年,當中包括強姦案的受害人延遲2.6年;遭非禮者延遲6.7年;被性騷擾者延遲1.7年。

因此,風雨蘭積極鼓勵受害婦女勇敢站起來面對問題,王秀容指風雨蘭名稱由來就是蘭在風雨中仍開花,比喻女性受到性暴力仍然可以堅韌地生存。

她亦分享風雨蘭的工作有三範疇:「提供安全環境」鼓勵受害人透露暴力事件,陪伴受害人到警署落口供、上法庭聆訊、到醫院檢查接受治療。

其次是「成立支援小組」協助受害人打破沉默向公眾人士發聲。第三「向公眾教育」例如老師、醫療人員、法官、警方等如何處理性侵事件,減少受害人再度受傷害

反抗社會傳統觀 幸存者活出快樂人生

對於遭受性侵犯者能得到信任和鼓勵下走出幽谷,王秀容形容她們是「幸存者」。

她指,風雨蘭在2017年11月舉行香港首個性侵倖存者攝影展「ARISE」,倖存者親身表達被侵犯之後在過程中對面從羞恥中走出來,現時幸福充滿生命力地生存,活出璀璨的人生。

王秀容為到倖存者能夠打破沉默而驕傲,她認為,「沉默是個人,反抗是集體的,大家共同承擔遭遇反抗社會的傳統觀念,令人擺脫孤獨的狀態,證明人類價值的共通點,快樂地活下去。」

她在會中介紹風雨蘭服務精神「CARE」指,「C」代表「Care」關懷倖存者受創的處境;「A」代表「Aware」了解倖存者的情況及覺察性暴力迷思;「R」代表「Respect」尊重倖存者的故事和選擇 ;「E」代表「Empower」為倖存者充權協助她們發聲

與受害者同行技巧

至於怎樣與受害者同行,王秀容提出幾個建議,例如有效聆聽、善用同理心、敏銳對方的經歷和感受。另外給予支持和鼓勵,肯定受害人是有價值的,鼓勵她向信任的人求助,在受害人同意下鼓勵她尋求援助,包括報警、醫療輔導。跟受害人傾談的時候,適宜採用開放式或者發揮性的問題,用一些開放式字眼。例如:何時、怎樣、什麼,切勿問為什麼,還要注意語氣和聲調,不要讓對方覺得我們怪責她。

教會關顧文化有助受害者

在會中有傳道人Julia分享於教會如何面對受害者,她指出,一間教會是否有關顧的文化是很重要的,這會讓受害人覺得教會值得信任,在教會要有氣氛盛載到她們,讓她們在安心的環境下講述自己的問題。

Julia也表達在其教會的社區發覺有很多受傷的人,上帝讓她知道怎樣去做、如何面對受傷者。

在問答環節,有與會者發問若果是輕度智障人士遭受性侵,她們表達能力有限,如何幫助她們處理問題?

王秀容表示,在風雨蘭也接觸過許多這類個案,她會陪同受害人報警並且鼓勵她們將事情講述出來。